05年舊文重貼

初夏的中午,抵達關空機場後,馬不停蹄地跳上特急列車前往京都,再買齊了往後幾天所要的車票,就匆匆搭上前往大原的公車,往今日的落腳處—芹生前進。

傍晚的京都市區車水馬龍,不過出了市區後,車漸漸少了,日頭仍舊暖暖斜掛在西邊半天上,路旁的景色也漸漸被綠意填滿,看在眼底,有一種諧和的感覺,彷彿剛剛的熱鬧都被遺忘。車程約末一小時,下車後仍得走上一小段路,大原是個旅遊勝地,但今天是週末的午後,人潮早已散去,小石階穿梭在山間的住宅與小賣店之間,拾級而上,偶爾還能遇著趕下山的旅客,山靜靜的,帶一點輕風,小小的流水,整個人就這樣放鬆了。

山迴階轉,見到一尊半身高的門前石,宣告著芹生到了,座落在楓樹與流水之間的它,與自然融合得恰到好處,芹生是一家溫泉旅館,吃飯的處所採半開放設計,與庭園融合,還有一塊延伸到河床之上,搭配沿著河岸生長的楓樹,別有一番風情,難得的是他們對自然的破壞甚少,甚至可以在各處見到趴在玻璃上、水池邊的樹蛙,這令我驚喜萬分,也對日人在這方面所做的努力感到敬佩。

今晚的菜色主角是當令香魚料理,烤得恰到好處的擺在我們面前,在晚風中飄上來的香味,令人食指大動,輕輕夾起吃上一塊,彷若瓜般的魚香就在口中慢慢擴散開來,香魚本不是口味重的食材,也因此這魚香更顯主人料理功夫的精湛之處,搭配微苦的內臟,實在是令我大呼過癮。

此時旅館的老婆婆前來詢問需不需要白飯,而我倆早已被各式料理所滿足,於是鎂看看我,示意我婉拒。老婆婆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不敢相信眼前的『年輕人』如此不濟,最後說要不為我們做個飯團吧!我觀察過不少日人的食量,比較起來我們的確是小巫見大巫,在餐廳裡見到的上班族女性,都可以一個人拼掉一碗拉麵配一碗飯哩!盛意難卻之下,就邊喝茶靜待飯團現身了。

這一等,讓我吃到了此生難以忘懷的美味。

數分鐘後,飯團上桌了,就是三角形的飯團,不過只包了一片海苔,其他什麼配料也沒有。只是甫一上桌,那香味就讓我感到這絕對不是一顆簡單的飯團。顆顆分明的飯粒與隨著些許熱氣鑽上來的飯香,充分說明了這飯真是煮得恰到好處,而包裹住飯團的那一片海苔,在熱氣的氤氳之下,讓人不由得深深吸一口氣,讓海的香氣充滿整個味覺細胞。明明已經很飽了,手卻不由自主的伸向盤中的飯團,一入手,就發覺這米果然不是省油的燈,雖然帶著良好的黏性,卻仍然保有完整的形狀,而那片海苔彷彿開始在眼前放大,讓人不由自主就這樣一口咬下去。

恩~~

原來這個才是飯團

我把海苔吃進嘴裡,卻感覺不出『吃到』海苔,它瞬間就溶解了,只留下滿嘴的芬芳;雖然漫畫裡面常說這是海潮的香味,不過根據我喝過的海水來看,我面前的海苔好吃太多了。原來這個才是海苔,在此之前我所吃過的所有的海苔在它面前,根本啥都比不上;搭配上這米飯,細細咀嚼之後,只有滿滿的感動。不知為何我立刻想起了故鄉,雖然我的童年記憶中並沒有飯團這種料理,但是這飯團樸實無華的外表,以及簡單但執著的味道,卻令我倏地泛著思鄉的情緒,想起大桌子上簡單的家裡菜。

退席後,我找到老婆婆,不住的向她道謝,稱讚著這幾顆飯團,老婆婆以及其他的人都笑了,告訴我『喜歡就好』。她的笑容一如這顆飯團一樣樸實無華,不知她是否能從我的反應中,瞭解到我的心意。回國以後想起這次的旅程中所嚐到的各種料理,我最不能忘懷的,仍是這四顆飯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魔法師 的頭像
魔法師

微醺氣泡

魔法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