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聊到「如果規定每天都得吃某樣食物,那麼我會選哪樣食物」這個話題時

我選的是肉圓。

不過若說到一吃就非常可能會停不下來一直吃直到被罵為止,那應該就是粽子了。

前些天前同事說到端午連假如何如何,我才意識到今年的端午節又將將要到了。

昨天媽媽收到二姑打來的電話,說粽子包好了,找時間回來拿吧。

我實在非常想念一串一串粽子吊掛在廊下的日子,

想吃的時候就解下一顆,不必熱的,打開來,捧著粽葉就吃將起來。

打開的時候得仔細,免得粽葉帶上米粒,

這就得把手攤開成好大一片捧著這被掰開的粽子,

又就得先順著粽葉將沾上的米粒跟料吃掉,不免將鼻頭跟兩頰沾得油油的了。

 

跟現在五花八門什麼都包的粽子不同,我家的粽子料很簡單,土豆、蝦米、香菇、五花肉、再來就是蚵乾了。

很多朋友聽到我講起蚵乾,都說連看也沒看過,

這是中部海線的特產吧我猜,市場上都買得到,反倒是後來離開家鄉,就很少見了。

收乾的蚵乾帶著暈黃色澤,有一種乾貨特有的芳香,放在粽子裡,煮熟了就散發出非常濃郁的香氣,

嚐起來的味道跟新鮮的蚵完全不同,有著非常濃縮的海鮮鮮味,當然蚵獨特的鮮腥味也跟著被濃縮了,

喜歡蚵而沒有吃過蚵乾的人大概會在第一次嚐到的時候就愛上這味道。

 

家裡的粽子得先將糯米混著料炒到半熟,包好後再放到大灶裡蒸熟,

小時候奶奶會讓我試著幫大灶生火,在一陣灰頭土臉之後,

奶奶就接手過去,重新整理一下堆柴,很快地就將火頭點起。

奶奶是嚴厲的,不過在這種時候她卻是叮嚀地站在我身後看著。

粽子熟了之後,一串一串的吊掛在廊下,剛好是我也解得到的高度,

踮腳尖用剪刀一剪,一顆粽子就得手了。

 

我常常一吃就停不下來,又是那種囫圇吞棗的吃法,沒幾口就吃掉一顆,

有一次一氣吃了五六顆,最後被發現了當然就討了一頓罵,

吃完之後全堆在肚子裡啦~~難消化的很。

家裡人少了之後,粽子沒有包這麼多了,大概再難見到成串粽子吊掛著的景象,

現在我吃粽子還是快疾如風,不過,

鄉愁這種東西,吃再多好像也飽足不了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魔法師 的頭像
魔法師

微醺氣泡

魔法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