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年舊文重貼
--------------------------
我一直認為這部電影其實只是假托愛情為主軸
拍攝了一些故事
一些讓觀眾會有感而發的情節
對於人生體驗還沒有成熟的青少年
就是帶有幻想成分的愛情故事
所以裡面有許多感覺不那麼真實的部分
許多過場鏡頭的連結 就不需要那麼強調了
唯一比較畫蛇添足的地方 是在最後關於澳洲這一段
斧鑿痕跡就很重了

回說令人緬懷的部分
由於故事發生的背景設定大約與我們這種六年級前段班的成長時空差不多
加上是個日本的小城鎮
因此 在整部電影裡面可以讀取到相當多勾引起懷舊年頭的部分
無論是男女主角的對話 鄉間場景的攝取等等
午夜的電台節目 年輕學子去信
那種藉由語言傳遞而得的無限想像空間
我想六年級的學生應該都不陌生
當溯太郎與亞紀在說著自己喜歡的東西時
也觸動了我回想起中學時代的校園鐘聲
還有無照駕駛 少年對異性仰慕的情愫等等
總是讓在台下觀看電影的我
在現實與過去之前來回穿梭 混和電影的鋪陳
創造出許多互動
美國一位導演說過:
『好的電影應該是留給每一位觀眾因人而異的觀賞角度,而不是導演說故事給觀眾聽,是一種互動的過程,而不是一種敘事手法』
我喜歡這段話 因此我也喜歡這部電影
-----------------------------
後記:
過了將近兩年
回想起這部電影,結果最後的斧鑿痕跡清淡了
想想
若不那樣作,是人,都會有遺憾的吧

    全站熱搜

    魔法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