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是適合萬物滋長的季節
就連XX、天氣、跟大人都一樣

這是一段結尾。雖說看了許多次,卻經常會有不同感受
有時候說得出
有時候說不出
有時候怔忡
有時候會流眼淚
有時候想要看看雲四處跑動
有時候想要吹風,最好是在樹下
---------------
白馬帶著她一步步的回到中原。
白馬已經老了,只能慢慢的走,但終是能回到中原的。
江南有楊柳、桃花,有燕子、金魚……
漢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儻瀟灑的少年……
但這個美麗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國人那樣固執:
「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歡。」

 ---------------

兩人對坐山花   一杯一杯一杯   我醉欲眠,卿阿   明朝有意抱琴來

於是聽到了這首歌
是那樣唱的

我身騎白馬 走三關
我改換素衣 過中原
放下西涼沒人管
我一心只想王寶釧

在那一個點,刺穿了面

歌名裡有個忘字的,我最喜歡這首
在悲笑裡凝悲(杯)忍嘆(探)
風裡雪裡雲裡自是必然;無,可,奈,的斷句不能
終究淚眼裡有痴(癡)
捧得好!一捧就....將將三十年。

    全站熱搜

    魔法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