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

相片、家牆、春聯,還有那些光色,總是可以令我想起很多,很多,很多。

有時候會剎那間有種錯覺,彷彿過往在這一隅的種種變化

都在眼前錯雜地攤開

 

明明是陽光午後,一陣風吹過卻來到某年某日的夜晚

人影重疊之後甚至都還可以聽得到那時的聲音

相片裡都傳出味道了

於是,不由得閉上眼睛,試圖看到更多更多

 

人影走動著

 

急急忙忙睜開眼,想要到哪裡哪裡找什麼什麼物事

翻了一陣之後或徒勞無功,或欣喜而笑,或是就這樣坐著

「散個步吧!」(心裡這樣想著)

吸飽一整個肺腔的時光,然後走去。

 

時間的錯位,造成消失的時光,重複的黏貼剪接,似乎也是一種回歸,恩,eternal 嗎?

    全站熱搜

    魔法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