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有死,歡樂氣氛的同時,亦有淡淡的離愁

六十三,終究還是得年,僅僅,只是得年阿~
不免惋惜,看在旁人的眼底

永遠都是溫儒的笑臉,劍拔的風骨
仍舊是嘆氣的成分多於離別祝福
只好說 他留給歷史了



    全站熱搜

    魔法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