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開始這篇亂亂寫之前,我實在是不知道該把它歸於哪一類。關於記憶,在讀完小團圓之後,想寫的、可以寫的、不能寫的已經在腦袋裡以十六倍速快轉多回,就是不知道該從何下筆。今天二馬小姐給了我一個可愛的靈感,讓我們從這裡開始吧!

 

「前幾天我還想起我們這一夥跑也跑不快,數學題目卻很會解的奇葩同學。」二馬突然對我說。

原來是二馬與孩子的爹討論起小朋友應該可以被訓練這個話題。

「理論上,身體協調,應該腦袋也協調。」二馬接著說,「不過,我的同學讓我看不出來他們身體哪裡協調了然後,我就想起班上跑最慢的三個人:我、魏肥跟陳肥。」

不騙你,在看到這三個人名的同時,我的腦海裡半秒不差地迅速浮現出他們的身型,和跑步的姿態、晃動的屁股。哈。

「怎麼會記得自己是跑最慢前三名這種事呢?」儘管我的記憶迅速被喚起,但對於二馬仍然記得這極微小事件的現象,仍然感到渾不可解。

「跑最慢這種事情是會一輩子跟著你的。」二馬淡淡地丟出這句話,而我笑點很低地笑到不支倒地。

 

這是關於我們國中時代的極微小記憶。回想起來,國中真是個莫名其妙的年紀,每個小傢伙都長得歪七扭八,要不細瘦得像支拉也拉不直的竹條,要不就圓得像顆打足了氣的皮球;臉上很有默契地掛著「好學生」註冊商標--遮住眉毛、模糊眼神的膠框大眼鏡;生活無聊到一群男生每節下課搶著一顆揉成拳頭大小用膠帶纏了又纏的紮實紙團,圍著樓梯口一根突出牆面的水管彎成的小圈圈兒大打他們所謂的「暴力籃球」,從150公分(的幼稚鬼)打成了170公分(的幼稚鬼);更別提我前兩天整理家裡書櫃的時候發現的陳年照片那醜怪不協調的表情、不受控制的自然髮型、三不五時在操場被罰站,還喊著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害羞的班呼矮郵~

 

當這些畫面都還歷歷在目,當我見到早已塑身成功變成陳瘦的傢伙,還是忍不住脫口就喊他「陳肥!」實在很難「感受」這一晃眼已經幾十個年頭,更難相信那一張張照片裡面活蹦亂跳的漂亮小小傢伙們是這群長得歪七扭八的傢伙們的「新產品」每當我認真地想著,某同學變成了某教授、某董、某醫師,某同學成了到府服務的型男大主廚,某同學好像把麵包師傅當主業、醫師當兼差,某同學已經產出幾件新產品,我不得不說:你們真嚇到我啦!

 

好 吧,這篇亂亂寫還是沒能找到合適的類別,而且很顯然是專門要獻給我的國中同學們,呵。說真的,那天我看到國中畢旅照片的當下,第一個反應是迅速把相本兒闔 上,然後忍不住嘩啦啦地大笑了起來,不過我想我實在是看它太多太多遍了,即便是迅速地闔上,好多畫面還是在我腦袋裡巡演了一遍那時候實在是醜了點,可是好快樂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魔法師 的頭像
魔法師

微醺氣泡

魔法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